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
垂询热线

0571-56835043

电子信箱

bloodcollectiontubes@gmail.com

公司地址

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
邮编:318020
电话:0576-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
传真:0576-84050345

更多 | 加入成员列表

资源导航

更多 |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

访问数:2343353

企业动态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4-14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狂犬疫苗开水兑药制成,1656人接种,一男童注射后死亡,此恶劣事件发生在广西来宾市。

  据来宾市卫生局最新通报,经过数月侦查确认,当地6家卫生院和23家诊所使用的狂犬疫苗,均为毫无作用的假疫苗。目前,这些假疫苗已经被大量接种。

  记者向来宾官方求证此事。市卫生局人士介绍:“公开的信息都已经通报了,更多细节要问药监局。”而来宾市药监局办公电话则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据本报记者了解,“疫苗紧缺”是这一悲剧酿成的导火索,多家医疗机构甚至不辨真假买入假疫苗。国家加大疫苗生产管理的同时,造成了新一轮的市场空白。

  上述卫生局人士表示:“除了信尔药业和来宾市疾控中心以外,来宾没有批准其他企业配送疫苗的资格。”换言之,信尔药业是来宾市唯一获得配送资格的民营企业。

  信尔药业的覆盖范围远不止来宾一市。今年年初,江苏延申和河北福尔狂犬疫苗问题曝光后,国家药监局公布了所有问题疫苗的流向。流入广西的疫苗几乎都由信尔药业转销,发往南宁、桂林等地。

 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:“信尔公司的前身是来宾县医药公司,经改制而来,具备国有背景,因此才能获得唯一的配送资格。”

  信尔药业原来拥有一家批发站和三家零售门店。2006年,云南鸿翔药业集团收购了信尔的部分资产。鸿翔药业副总裁伍永军介绍:“收购的是信尔旗下的两个零售药店,并不包括其批发配送业务。鸿翔药业目前和信尔没有业务关系,我们一般从南宁的批发公司进货。此次事件也不会影响我们的业务。”

  假疫苗标注为北京福尔生物有限公司生产,批号为20090726。福尔生物曾表示公司并未生产过这一批次产品,也未销售至广西来宾。如今福尔早已因狂犬疫苗价效不足而停业整顿。

  来宾市卫生局局长邓海明表示:“事发后,有关部门已取消了信尔公司销售狂犬疫苗的资格。”并指出相关医疗机构购入疫苗程序不合法。但一位卫生院负责人却表示,对于信尔药业所送的产品“没想到会这样”。

  监管的缺失导致问题产品堂而皇之流向市场,而官方背景的配送企业在为违法行为背书。上述知情人士表示:“据说信尔药业的老总不太管事,所以下面几个副总就开始乱来。”

  新一轮医改中加大了药品流通配送企业的市场化选择力度,但在很多地方,资质优良的大型流通企业仍然难以渗透,地方割据的现象仍很明显。

  问题曝光之后,来宾市卫生部门追查了所有1656名问题疫苗接种者,并为1649人免费补种了合格疫苗。云南省则宣布信尔药业并未在云南开展业务。但信尔药业的配送范围较广,是否覆盖了其他地区的医疗机构,目前尚不得知。

  今年8月23日,乌鲁木齐疾控中心称,新疆狂犬疫苗告急;8月26日,焦作市疾控中心表示,河南省国产疫苗数量不足,各市均无国产疫苗供应,患者只能购买进口疫苗。2007年席卷国内的狂犬疫苗紧缺潮,在今年再次袭来。

  各地在提到疫苗紧张的原因时都认为,国家对狂犬疫苗生产标准的提高,导致部分企业停产,使疫苗供不应求。

  2009年初,大连金港安迪狂犬疫苗添加违法物质事件曝光,随后的当年年底,江苏延申和河北福尔两家企业狂犬疫苗价效不足而被取消生产资格。连续不断的疫苗安全性事件令生产企业人人自危。

  中检所批签发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国内仅有辽宁成大、大连汉信、宁波荣安、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、广州诺诚、河南普新、广东双林、山东泰邦8家企业生产过狂犬疫苗。除此之外,患者只有选择进口的德国凯龙和法国赛诺菲巴斯德两家公司的产品。

  经国家药监局统计,今年前三季度,全国共批签发国产狂犬疫苗18745624人份,进口1449941人份。实际批签发总量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水平,而市场仍供不应求。

  市场空间引起企业争夺。9月17日,长春高新公告称,其投入4000万元研发的狂犬疫苗正式获批,首批已完成批签发10万人份。而广州诺诚也表示,今年上半年因狂犬疫苗的优异表现公司实现扭亏为盈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:“狂犬疫苗每年只有几个月适宜生产,而且往往是按需生产,在年初的时候,由疾控部门将一年的需求计划报给生产企业。市场需求是不确定的,因此疫苗生产具有较大的风险性。”

  不过自从2007年以来,国内狂犬疫苗一直无法满足需求。长春高新等一批企业的加入是否能够扭转这一局面,目前无法估计。同样,这些企业也面临着未知的市场空间。